Home 貓咪 新疆牧民拾到兩隻“貓崽”,越養越不對,經專家們觀察後,發現了苗頭

新疆牧民拾到兩隻“貓崽”,越養越不對,經專家們觀察後,發現了苗頭

0

天下之大無奇不有。

新疆伊犁地區某偏僻山區一牧民撿回2隻幼年形態流浪貓回家養。

可驚悉兩隻野貓竟越養越怪。

終於知道了實情的牧民們心有餘悸,兩腿都軟了。

1.這兩隻“貓崽”是誰?

伊寧縣土著牧民張培偉一家生活在風景秀麗的天山腳下。

2008年5月初,張培偉家所在的天山深處的一個峽穀草場上開始放牧。

為了讓羊群能吃上新鮮的草,保證羊群健康生長,張培偉每天都會給羊群餵一些食用菌。

張培偉邊走邊數。

突然,在路邊的一處草叢裡,張培偉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。

低頭拿棍子扒拉了下,定眼看去,草叢中竟然探出兩個小小的頭,四眼都在直視自己。

“喲,那怎麼還有兩隻小貓呢?

只見這兩隻貓彷彿是出生沒多久。

他推測他們的母親估計已被猛獸吞噬或外出覓食而找不到歸途。

天很冷,有兩隻小野貓凍僵了,快要死了。

看著他們無辜而無望的目光,張培偉立刻心生憐惜之情,不惜揣在懷中取暖,然後帶他們回家。

張培偉家是一個有火爐的小房子。

剛好家裡也養貓,於是他決定留他們跟家貓養。

於是,他把兩隻野貓當作自己的”小寵物”,帶在身邊照顧著,並給它們起了個好聽的名字——張家。

老張和他的同事們把這兩隻幼崽訓練成古麗和巴哈德,並精心餵養著。

他們長的乖巧可人,剛到張家時並不懼怕出生,和張家人的關係非常好。

2、長勢不正常,居然吃掉了一隻羊

張培偉像自家貓那樣細心照顧著兩隻野貓,每天按時按時餵食。

誰能想到,兩貓身高瞬間躥至20公分。

你知道嗎,有隻成年野貓大約有50公分長,但這隻野貓只餵了幾個星期就已和半歲的野貓相差無幾。

於是不解的張家人便開始尋找身邊的家人和朋友來辨認兩隻小野貓。

不過大家都同意是山貓這個種,長得比別的種稍大些,是再平常不過了。

張家人終於放下心來,又每天堅持炒點菜,做乾糧,葷葷配素餵他們,細心相待。

兩隻小貓經過張培偉精心呵護,長得又壯又壯。

張培偉非常納悶:“這只山貓好在它還是一隻貓啊!它為什麼長的那麼快、而且發展的那麼大?”

一成年貓體重約10斤,而兩隻才半歲大,各有15斤。

平時張培偉常把它們放在火炕上曬。

張培偉常說:”羊圈是我的家,我每天都要到那裡去看看,看看羊群怎樣了。

古麗和巴哈德則在羊圈外的空地上搭建了一個簡易的平台,準備把羊圈搬過去。

因為羊圈裡出現了令大家匪夷所思的現象。

7月1日凌晨,天剛亮,爸爸張培偉就已經起床去放羊了。

可走近羊圈,張父卻吃驚地看到羊圈中有一隻小羊羔肚子早已挖空,肉塊也吃光了,只有一張羊皮早已撕破。

根據情況,張父推斷出昨日傍晚附近必會出現兇猛野獸,再加上四周皆為山地,之前還偶有狼食羊之事,這一次可能還會出現狼。

可是等張培偉起來聽說這件事的時候,他卻說昨晚他鎖上了門,按理說沒有其他動物會進來。

還有,羊圈大門很好,一點都沒受到動物們損壞。

但是,由於各種外部原因,羊圈裡的動物並沒有受到應有的保護——古麗和巴哈德有兩隻被野貓咬死了。

張培偉將信將疑,將目光投向兩隻野貓,靠著羊圈柵欄,瞅見這兩隻貓靜靜地乖巧地伏在地上。

“貓吃虎,不可能!這是張培偉家的一條寵物犬,它每天都在向張培偉請教,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它產生了這種想法?為什麼它對羊有那麼大興趣?張培偉一時無法回答。張培偉瞪大眼睛看著他們,再一次分析之後,他再一次消除了疑慮。

3.“野貓”是誰?

有一天張培偉遠道而來拜訪。

在這期間,友人聽到張培偉出神入化的羊圈故事後,好奇地想到羊圈上看一眼。

朋友們的目光首次集中到兩隻野貓上,立刻訝異之極,並發出了令所有人為之一震的推測。

“我愛看電影《動物世界》……這兩隻【野貓】給我的第一印象便是‘豹子’”,張培偉說。

張培偉是位動物專家,他對“野貓”這個詞很熟悉,也很熟悉,但他卻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,更不知道它和過去有什麼關係。

專家們看後有所察覺,並迅速做出回應。

經初步評估,專家們認為兩種動物極可能為“雪豹”。

這個結論竟然和朋友們的推測不謀而合。

原來,雪豹的尾巴比古麗和巴哈德長得多,所以它們才是真正的雪豹。

兩隻雪豹大尾差不多到和身體相等的程度,其它種類豹子大尾,不可能像雪豹那麼粗。

還有背部的圖案也較有特色,由腦門先出現小黑點,再用三條直線向尾端發展,小黑點會漸漸形成一個圓環。

最後是爪子部分,很厚,這是因為雪豹是一種會跑會跳的豹。

所以,人們習慣上把“野貓”和“雪豹”混為一談。

張培偉說,“雪豹”真的來了!

雪豹生活在亞洲中部山區海拔六千米以上的雪線上。

而世界上野生雪豹估計也僅有3, 000頭。

雪豹和大熊貓一樣,都是地球上最珍貴的動物之一。

加之雪豹靈敏機警,距離人類較遠,喜獨行和夜間活動,其行為特點使人類對於雪豹的認識,還很局限。

“雪豹是世界上最大的肉食動物之一,’食物鏈塔尖’的位置就在我們生活的高山區域。

張培偉聽到專家的話後,不禁嚇得渾身冒汗、兩腿直軟。

曾懶洋洋地趴在他懷裡讓別人為他梳毛的兩個小傢伙居然能襲擊3、4倍於他的肉食動物。

而且在以前,事實上他們隨時可能對他和家人發動襲擊,甚至還有人為此付出了性命。

但雖然如此,張培偉必須再次承認他和他們之間已存在著難以割捨的關係。

張培偉用“撿貓”來形容這種情感。

張培偉說,在人跡罕至的雪山上,如果有成年雪豹出現,會不會是在某個牧場?

專家推測最可能是由於雌性雪豹出外覓食所致。

雪豹喜歡在高山草甸和空曠地帶築巢,它們的窩一般都是在地面上,也有一些是在地面上挖一個小洞,然後再把這些小洞填平,這樣就形成了它們的巢穴——一個由許多小洞組成的小群體,這些小洞大多分佈在地面以下,只有少數分佈在地面以上,如在地面以下的一些小洞中,還有一些小洞可以鑽到很深的地方,甚至可以鑽到很遠的地方去尋找食物。

雪豹喜歡在潮濕的環境下生活,一旦遇到干旱或暴雨天氣,就會迅速地轉移到較高的地方躲避災害,甚至可能因洞塌水淹而死亡。

因此,雪豹除覓食、追趕獵物外,絕沒有在低海拔奔跑。

一隻成年雌性雪豹在草場上追逐獵物時,被當時正在放牧的牧民古麗和巴哈德發現了。

這兩隻幼崽就是張培偉夫婦。

古麗和哈巴德都到張家來六個月了,除張培偉外,張家上上下下都知道是有兩隻雪豹陪著他的火炕睡去的,大半年的心情變得很複雜。

他說:“活到這幾十年前,剛接觸這茬東西時,我又怕又喜。喜就喜在自己飼養稀有雪豹。怕就怕在自己家飼養肉食動物。牠吃羊一次。萬一哪一天野性大發吃到了人。怎麼辦呢?”說起自己的經歷,張培偉拉著母親的手說:“我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讓雪豹健康成長!”“我想有個辦法。”張培偉的媽媽說。張培偉媽媽擔心著說。

而就在張家人愁容滿面的時候,古麗卻帶著巴哈德意外的在家失踪。

“豹子丟失沒關係,如果傷害到人也不是一件小事情。”張家人是村里有名的窮小子,家裡有5個孩子,大的14歲,小的11歲,都上初中二年級了,可他們還沒有上學。張家人急中生智,滿院搜索。

張家連通的村民們已經尋找大半天了,因為雪豹的圖案,易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,一躲藏起來,就會難以找到。

虛驚一場後,他們把兩隻雪豹放回原來的地方,並在一處廢棄的木堆裡埋下了它。

此事發生後,張家人總結經驗教訓,給它獨自築巢並嚴格把關,生怕萬一再出問題。

然而麻煩事也隨之而來。

這兩個人從羊圈裡吃羊開始,就結束了半葷半素、甘食僅有葷。

古麗和巴哈德是當地有名的攻擊性強的動物,張培偉也不例外。

張培偉家附近有很多牧民。

他把養在家裡的雞作兩隻雪豹食物。

不過雪豹食慾卻與日俱增,本來三隻能飽肚子的雪豹,如今不得不增至五隻才飽。

這樣,連一千隻雞都不好對付了。

雪豹、山芋和張家人都是“大野貓’的天敵。

為了維持生計和擴大經濟來源,他們開始養羊群。

張家人為了讓雪豹吃到更好的食物,每天都會為它熬上一鍋煮好的羊骨頭湯。

張家人認為,雪豹有很強的野性,不應該殺牠。

半夜時分,養雪豹籠裡不時轟轟地響著,雪豹嘶吼般的怒吼越來越兇。

張家人常常害怕到無法入睡,張培偉覺得長此以往,還真是防不勝防。

4.“野貓”來了!

雪豹是世界級瀕臨滅絕的動物之一,而我國又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被列為國家級瀕危動物的國家,張培偉家有兩隻雪豹,但卻一直沒有得到政府和不法分子的重視。

9月初,當地有關部門採取了一系列措施,要求當地相關政府部門對雪豹進行救助。

張家本是要求助的人,對這個戰略,明顯有點不能接受了。

按計劃雪豹今後將由野生動物保護部門抓走。

“不甘心呀,那兩種動物都是被我們菜湯和肉沫餵養活了的小生命。如今忽然要離自己而去了,暫且不說是不是害人的猛獸吧!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情緒,內心格外酸楚。”家住河南省西華縣城郊鄉楊莊村的張培偉拉著母親的手說,“這孩子真可憐呀!”張培偉的媽媽今年73歲了。張培偉媽媽靠著椅子憂鬱地說。

而且張培偉開始忍不住了,“從小只有這麼小,看它長這麼大,像餵個娃娃似的,今天一下子就要拿去,自然不舒服。”

伊寧縣林業派出所和喀拉亞尕奇鄉組織10多名警力和民兵,於11月14日對雪豹進行全天候防護,拒外來干擾。

15日,該所所長張培偉稱當地經濟狀況不佳,無法為雪豹提供足夠的食物和飲水,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到雪豹的情況,他通過愛心賬號向當地群眾捐贈了雪豹的生活費用1000元。

這一舉措得到了當地野生動物保護部門和張家人的積極響應。

由於沒有相關的法律法規來保護雪豹,所以國家明令禁止它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,否則就要受到法律的製裁。

她們只能狠下心來,告訴張家要派隊去把雪豹接回來,安撫她們要好好照顧雪豹。

兩隻雪豹被送到了野生動物救護中心,但由於種種原因,雪豹沒有得到及時救治。

為雪豹前途著想,張培偉和他的親人也下定決心要割捨感情。

而且以後無論那兩隻雪豹走到哪,一家人都說要拜訪他們,拜訪和他們同炕頭、同睡足半年多的那兩個人。

2021年12月6日上午,新疆烏魯木齊溫泉縣公安局接到群眾報警稱:在哈日布呼鎮北路邊有一隻野生鳥類死亡。

民警隨即駕車趕赴現場施救,發現該鳥右翅稍有斷裂,不能飛翔,遂將傷鳥運回駐地做了簡單處置。

但是在這個過程中,它們發現這種鳥全身都是黑褐色的,它們的羽毛有金屬光澤

經現場勘查和圖譜比對後,民警認定這是一隻受傷的長耳級別的長耳蛙類動物。

【結論】此次發現的長耳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長耳鳥,並已被浙江省溫泉縣野生動物救助站和四川省雅安市人民政府收藏。

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:國家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保護和合理利用野生動物。

當人們發現了傷,病,弱,困,迷等野生動物時,人們及時發出警報的事例也日益增多。

而且在這種共同維護良好生態環境的大環境中,今後,構建人與自然和諧發展局面將會越來越充滿期待!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