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麼用草木灰做肥皂,如果只有豬油和草木灰,可以製作肥皂嗎?

需要準備:草木灰、過濾網、清水、鍋、食鹽、牛油豬油。
1、首先準備好草木灰待用。
2、然後將準備好的草木灰過濾一下。
3、下面將過濾好的草木灰放入桶中後注入清水。
4、接下來將草木灰液體放入到鍋中加熱。
5、然後再把適量的豬油牛油放入到鍋中加熱。
6、接下來再在鍋中放入適量的食鹽。
7、最後將製作好的液體放入到容器中固化即可,這樣肥皂就製作完成了。

1. 有不少國外達人實驗了這種方法,但由於草木灰鹼無法檢測出具體濃度,所以實驗者們都沒有具體說出用量,大家都是碰運氣;
2. 成品會比一般肥皂軟;
3. 沒有大量泡沫,產生的沫很細,體量也很小,但清潔效果非常好;
4. 很多人用動物油脂+工業氫氧化鈉制皁,也有很多人用植物油+草木灰鹼制皁,但同時用動物油脂+草木灰鹼制皁的人非常少,資料極其有限。

這個不行。肥皂主要用油做,然後加點氫氧化鈉後加熱。覺得可以的話請採納。
求最原始的肥皂製作方法,用草木灰那種。

草木灰和皁角,直接可以用作肥皂。很簡單的,混合在一起就行,並沒有成塊成型。我們這還有人用呢

在古羅馬的博物志中記載著用油脂、草木灰和石灰混合製成肥皂的方法,並特別指出用羊油和山毛櫸樹的灰製成的肥皂質量最好,而且記載著加入食鹽可以得到較硬的肥皂適合洗頭髮和用於美容。
最早肥皂的原料包括草木灰、水、羊油等。
如果只有豬油和草木灰,可以製作肥皂嗎?

理論可以,最早的肥皂貌似就是這樣製成的,好像是在埃及

公說可以,那就可以吧,嘿嘿
古人在沒有肥皂沐浴露的古代,他們是怎麼洗澡洗衣服的?

現代用沐浴露、洗衣液、肥皂這些早已經家家普遍,那麼在遙遠的古代,什麼都沒有的年代,古人用什麼洗澡洗衣服呢?今天就跟隨古建中國小編一**竟!
古人最早用草木灰做洗滌劑。《禮記.內則篇》說:
“冠帶垢,和灰清漱。”意思是:系帽子的帶子髒了,就和著草木灰洗。
這是因為草木灰中的碳酸鉀能去除油汙。又據《考工記》記載,古人為使絲帛柔軟潔白,將絲帛用草木灰水沾溼後,放入貝殼燒成的灰(古人稱之為“蜃”),加水浸泡。這是因為草木灰水和貝殼灰可以發生反應,產生強鹼——氫氧化鉀。
漢人已經知道用天然石鹼洗滌衣物了。金人又在石鹼中加入澱粉、香料,製成錠狀**。明末,北京開設有專門**人造香鹼的鋪子,其中“合香樓”、“華漢衝”等一直到解放初年還在銷售盒裝桃形、葫蘆形玫瑰香鹼。
除了香鹼,古人更多使用皂莢洗滌衣物。南宋都城臨安(今杭州)街市上有一種橘子大小、用皂莢粉做成的圓團團,周密在《武林舊事》中記載了它的名字:肥皂團。
肥皂團放入水中,能發泡去汙。後來,從西方傳入的和它功效相似的洗滌劑,就也叫“肥皂”了。
那麼“胰子”又是怎麼回事呢?南北朝時,賈思勰已經提到用豬胰去垢。唐代“藥聖”孫思邈的《千金方》裡有一個配方:
用洗淨的豬胰,研磨成粉狀,加豆粉香料做成顆粒。這就是古代的胰子,也叫澡豆。後來人們又把胰子和香鹼合在一起,做成湯圓大的團,這就是《兒女英雄傳》中所說的桂花胰子、玫瑰胰子了。
因此,在古代人們洗衣物多采用草木灰或柴灰、皁角、澡豆等去汙劑,即等同於現在人們常用的漬無蹤去汙劑等品牌,雖然效果不及現代,但確實是當時最頂尖的去汙明星產品。

直接水洗。因為水也具有一定的清潔作用,所以他們是直接用水清洗的。

古代人雖然沒有肥皂沐浴露,但是有天然的東西,比如說古代人洗衣服洗澡用的皁角,草木灰,還有豬苓。豬苓是富貴人家才用的起的,因為豬苓里加了些香料,用後會有濃郁的香氣,而平常人家一般用皁角和草木灰。

雖然古人沒有現代的肥皂沐浴液,但是人家有天然的洗衣用品——皁角和草木灰。草木灰對於油漬的清潔效果很好。而皁角是天然植物,對人體無***,使用皁角洗滌頭髮,既乾淨,還帶有清香。

穿越古代沒有“香香”,洗衣服怎麼搞?古代人個人衛生講究不講究?咻!發兔今日帶你去看看,沒有洗滌用品的古人,有沒有很髒很臭?
古代沒有肥皂古人到底用什麼洗衣洗澡

古人最早用草木灰做洗滌劑。《禮記·內則篇》說:“冠帶垢,和灰清漱。
”意思是:系帽子的帶子髒了,就和著草木灰洗。這是因為草木灰中的碳酸鉀能去除油汙。
又據《考工記》記載,古人為使絲帛柔軟潔白,將絲帛用草木灰水沾溼後,放入貝殼燒成的灰(古人稱之為“蜃”),加水浸泡。這是因為草木灰水和貝殼灰可以發生反應,產生強鹼——氫氧化鉀。
漢人已經知道用天然石鹼洗滌衣物了。金人又在石鹼中加入澱粉、香料,製成錠狀**。明末,北京開設有專門**人造香鹼的鋪子,其中“合香樓”、“華漢衝”等一直到解放初年還在銷售盒裝桃形、葫蘆形玫瑰香鹼。
除了香鹼,古人更多使用皂莢洗滌衣物。南宋都城臨安(今杭州)街市上有一種橘子大小、用皂莢粉做成的圓團團,周密在《武林舊事》中記載了它的名字:肥皂團。
肥皂團放入水中,能發泡去汙。後來,從西方傳入的和它功效相似的洗滌劑,就也叫“肥皂”了。
那麼“胰子”又是怎麼回事呢?南北朝時,賈思勰已經提到用豬胰去垢。唐代“藥聖”孫思邈的《千金方》裡有一個配方:
用洗淨的豬胰,研磨成粉狀,加豆粉香料做成顆粒。這就是古代的胰子,也叫澡豆。後來人們又把胰子和香鹼合在一起,做成湯圓大的團,這就是《兒女英雄傳》中所說的桂花胰子、玫瑰胰子了。
古代沒有洗衣粉,歐洲人和中國人,都是怎麼洗衣服的?

在古代沒有洗衣服很多人洗衣服是很不便利的,尤其是幹農活髒的時候更難洗,中國古代的時候一般是用草木灰或者皁角來洗衣服,而歐洲一般是草木灰加尿,然後用來洗衣服。
一般洗衣服的那些工匠們,每天早上的時候都要挨家挨戶收集尿液,然後把待洗的衣物,放入盛滿尿液的洗衣缸裡浸泡,當時羅馬的皇帝還專門設定了徵尿稅,這個還成為了羅馬帝國當時重要的經濟**,後來其他歐洲國家跟著效仿,用尿液洗衣服這個傳統在西方歐洲有些國家流行了一千八百多年,一直到後來有人製作出來肥皂,才慢慢沒有了。
而中國最古老的的洗衣粉是草木灰,很多人燒鍋以後草木灰留下來,方便洗衣服。草木灰裡面含有碳酸鉀具有很好的洗滌作用,一般普通老百姓會收集草木灰,然後放在竹篩裡兌上水,這樣漏下來的草木灰水就是很好的洗滌液,也可以把草木灰和貝殼灰一塊使用,這樣洗衣服的效果更好。
在漢代的時候發現了天然鹼,在春秋乾燥哦的季節的鹼地上,會有富含天然鹼的土塊,可以用來洗衣服,漢朝的時候稱之為滷鹼,後來在唐朝時又叫石鹼,後來慢慢會有人制造石鹼。後來人們還發現了皁角可以洗衣服,一般在農村每個村子裡面都會種一棵皁角樹用來洗衣服。
因為皁角樹的發現,後來人們慢慢研究出來了胰子,也就是肥皂,但一般肥皂只有達官貴人才能用,一般普通老百姓都用草木灰或者皁角。

在沒有洗衣粉的古代社會,洗衣服確實是樁困難事。
比如在古代西方社會,這事就相當折騰。雖說古埃及時代就發明了肥皂,公元3世紀時歐洲各國也有了肥皂作坊。但直到17世紀,肥皂的產量還非常稀少,只有達官貴人才用得起。
工業化的肥皂生產,要等到18世紀末才可以實現。
古羅馬人開發出了重要方法:草木灰加尿液。羅馬的洗衣工匠們,每天早晨都要挨家挨戶收尿,然後把待洗的衣物,放入盛滿尿液的洗衣缸裡。
羅馬皇帝韋帕薌還設立了“徵尿稅”,一度是羅馬帝國的重要財源。中世紀的歐洲各國,也是有樣學樣。“尿液洗衣服”的操作,也就在西方風行了一千八百多年,直到近代肥皂大量普及後,才漸漸銷聲匿跡。
所以,在古代西方歷史上,以如此操作洗出來的衣服,畫風也是可以想,所謂“又髒又醜還特別油”?那只是比較委婉的形容。
最老資格的“中國古代洗衣粉”,那當屬“草木灰”(碳酸鉀)。與歐洲人一樣,中國人也很早就發現了草木灰的洗滌作用。《禮記》裡就說“冠帶鉤和灰清漱”,也就是用草木灰來清洗衣物,民間老百姓則叫“淋灰水”:
把草木灰放在竹篩裡兌上水,淋下來的灰水就可以用來洗衣物,算是草根版的“洗衣粉”。也可以把草木灰與貝殼灰混合使用,增強洗衣效果。馬王堆漢墓出土的麻織品,經鑑定就曾這麼洗過。
同樣老資格且深入草根民間的“洗衣粉”,還有天然鹼(碳酸鈉)。在漢代的南北大地,老百姓可以在春秋乾燥季節的鹼地上,採到含有天然鹼的“鹼土”,用於衣物的洗地。漢朝時將其稱作“滷鹼”,唐朝時又改叫“石鹼”,一直是好用且不貴的“洗衣粉”。
而到了明朝,“石鹼加工業”又完成了重要一步:人造石鹼。明朝的生產商們,把蒿和蓼兩種植物放進地窖裡浸泡,然後再曝晒後燒乾,接著再用水淋加澆面,一塊上好的“石鹼”就能製成,**也便宜得多。
從金元年間時的“饋贈禮品”,變成了明代老百姓家常見的日用品。既能發麵又能洗滌,堪稱生活好幫手。而以後來西方學者的公認:
工業革命以前,這種“中國石鹼”的提純度,公認世界最高。
而且拜“明代資本主義萌芽”所賜,這種物美價廉的石鹼,產業化規模也極高。除了有山東濟寧等著名產地外,更衍生出了多個品種。既有普通老百姓家用的普通款,也有新增香料等奢侈品的豪華款。
適合不同階層使用者。諸如“合香樓”“花漢衝”等明代店鋪,更都是享譽百十年的“老字號”。
所以說,一直到明代時,比起同時期的西方人來。哪怕是中國民間最“草根”的“洗滌用品”,論起清潔去汙的效果,也遠比那些收“尿稅”的國家靠譜得多。
最常見的“中國肥皂”,就是古代中國城市裡常賣的“肥皂團”。這“肥皂團”與現代肥皂有所不同,是把皁樹的果實(皁角)磨碎後,製成桔子一般的形狀,對衣物袖口領口的去汙效果也極好。這種“中國肥皂”漢代時就已出現,且以其便宜好用的特點,深入民間百姓家。
至於豪華版的肥皂,那就首推魏晉起流行於中國宮廷的“胰子”,這是把洗淨汙血的豬胰臟磨成糊狀後,加上十多種香料與藥材,製成的特殊“洗滌劑”。單看這原材料,就知其價值不菲。哪怕在晉代的宮廷裡,用來洗衣物的時候還是少,主要用來洗澡,所以也叫做“澡豆”。

古羅馬人開發出了重要方法:草木灰加尿液。羅馬的洗衣工匠們,每天早晨都要挨家挨戶收尿,然後把待洗的衣物,放入盛滿尿液的洗衣缸裡。
羅馬皇帝韋帕薌還設立了“徵尿稅”,一度是羅馬帝國的重要財源。中世紀的歐洲各國,也是有樣學樣。“尿液洗衣服”的操作,也就在西方風行了一千八百多年,直到近代肥皂大量普及後,才漸漸銷聲匿跡。
最老資格的“中國古代洗衣粉”,那當屬“草木灰”(碳酸鉀)。與歐洲人一樣,中國人也很早就發現了草木灰的洗滌作用。《禮記》裡就說“冠帶鉤和灰清漱”,也就是用草木灰來清洗衣物,民間老百姓則叫“淋灰水”:
把草木灰放在竹篩裡兌上水,淋下來的灰水就可以用來洗衣物,算是草根版的“洗衣粉”。也可以把草木灰與貝殼灰混合使用,增強洗衣效果。馬王堆漢墓出土的麻織品,經鑑定就曾這麼洗過。